您的位置: 东营资讯网 > 时尚

奇门散手 第八十章 突入袭来的异样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9:40:05

奇门散手 第八十章 突入袭来的异样

更新时间:

五一长假,过得很快,七天时间过去了大半,每个人过得都没什么感觉。玩什么都没意思。做什么事也提不起心思,就像是过早的看透了人生,无聊透dǐng。

这不仅是唐宁一个人的想法。四人团加上编外的柳甜妞都有这种感觉。

过去的那些天里,闲暇时,彼此之间相互打扯皮。即使几人面对面坐着,也要使用通话。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打发掉无聊的时间。

七号这天中午,五人聚齐在猴子家。一个是他家距离火车站最近,另外一个呢,就是他父母不在家,从早到晚的忙活着生意。对这种类似于野外方式放养的猴子而言,自己的家里是最好的聚会窝diǎn。有唐宁这个大厨子在,也不用担心没饭吃。甚至比父母在家时吃得更好,更舒心,更写意。

毕竟,每顿饭几乎都有损友陪着。有时候一个,有时候俩,有时候一不落的全部到齐。

今儿中午已经是假期里第三次全员聚会,议题只有一个,就是靠diǎn儿。靠到下午三diǎn。好去接站。接离开七天之久的大班长,许梦飞。

“唐宁,给飞飞打过没?”柳甜低着头,一边看杂志一边吃着桔子。这已经是她饭后吃下的第四个桔子了。用她本人的话来讲,女生都喜欢酸的。酸酸甜甜养颜养胃。而且她也超级喜欢桔子的味道。总是抱怨,桔子为什么吃起来没有闻着感觉好呢?

“打过了。”唐宁手撑着下巴,靠在沙发上无聊看着电视,这已经是他第六次回答同样的问题了。看样子,如果接站时间没到。这个问题还得继续下去。

饭后,收拾完桌子碗筷,石头,大壮,猴子三人围坐着茶几打牌。精明的猴子不知道是牌技真的好,还是作弊手法出神入化,这牌都打了两个小时了,也没见他输过一次。大壮的手法最臭。脸上能贴的地方都已经贴满了纸条。

“几diǎn了?”

“才两diǎn,离出发还有半个小时,你继续。”唐宁懒洋洋的道。

大壮把手里的牌一扔。三两下扯下脸上的纸条。没好气的道:“还继续个屁。哥哥我今儿手气忒背。一把没赢,奶奶的,背到家了。”

扁着嘴巴,瞥了他一眼。仗着身材瘦小灵活,盘腿坐在沙发上的猴子也扔掉手里的牌,展开双臂,狠狠舒展着身体,抻了个懒腰。发出长长一声悠吟。放松了下身体,盯着大壮嘿嘿怪笑道:“偶地壮子哥哥,您那不叫背好不好?就是手法太臭。估计呀……”

“滚蛋,别叫的这么恶心。”説着,冲柳甜一招手,让她扔过来个桔子。然后扭头看着猴子。继续道:“赶紧説,估计什么?”

“笨蛋,白长成跟哥哥一样强壮的身板子了。死猴子的意思是,估计一头猪都比你玩得好。傻帽,明知道找骂的话,还这么着急问,大壮子啊。石头哥哥我不得不怀疑你的智商了。”

“草……”大壮刚呲出个音儿,就被石头拦住了话头。劈手抢过他手里的那半个桔子,同时冲他挤挤眼睛,“柳大学委可在呢啊!注意素质,甭説粗话哦。”

“天呐!悲催啊!是个人就欺负我……呜呜,别拦我,我自杀去…….”大壮做痛哭垂泪状,痛不欲生的使劲拍着大腿,沙发,茶几桌面,仰天嚎叫。

“行了,行了,别嚎了。再把人家邻居吓着。”柳甜使劲白了大壮一眼,“言归正传了各位,等会儿接到飞飞以后,咱们接下来去哪儿?”

几人我看你,你看我。几道视线最后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唐宁身上,柳甜diǎndiǎn头。石头道:“宁子,你拿主意吧。你説去哪儿咱就去哪儿

奇门散手  第八十章 突入袭来的异样

。”

唐宁也有些头疼,原本,按照他的想法是接到许大班长之后,几人就散伙,该干嘛干嘛去。毕竟飞飞坐了一宿的车,身体各方面都挺累。不过,现在看来,眼前这些家伙好像不太愿意。几人的兴致都这么高,而且这些天过得本来就很无聊了。好不容易等到飞飞回来。如果这个时候冒然提出自己的想法。会打消大家的积极性,而且好像也不大合适。

可是,要去哪儿好呢?

见唐宁好半天都没动静,皱着眉头在那儿苦想,也没个结果。柳甜眼睛忽然一亮。心里陡然冒出个想法。娇呼道:“唐宁,要不然,就去你家吧?”

“啥?”唐宁猛然一愣。

“我是説,等下接到飞飞以后,咱们去你家吧。我和飞飞好像还没去过你家呢,怎么样?就dǐng算是提前替飞飞侦查一下地形地貌,方便日后的生活嘛。大家説这个主意如何?”

“好。这个主意我赞成。”猴子头一个叫嚣道。

“我看也成。”石头第二个。不过这货的脸上怎么看,都好像不怀好意的样子。很猥琐,很卑鄙。

“这个……不太好吧?”到啥时候都得是大壮啊!不过,他下一句话就让大家伙都笑喷了。

“万一唐宁的姑婆婆准备不充分,没个见面礼啥的,那咱许大班长这头次上门的小媳妇不是太没面子啦嘛!”

“草!”唐宁脸上唰地红了。心里咒骂不已,想掐死大壮的心思都有了。

柳甜小脸儿羞红的同时,捂着肚子,眼泪都要笑出来了。好半天,大家伙才止住笑。

唐宁老脸发烧,不过,内心深处也有diǎn跃跃欲试。説不定这个主意真的能行。把飞飞带回去,让姑婆婆把把关,看看相。占卜一下跟自己在一起的可能性。

以唐宁现今的修为,替别人爻卦占卜,推算运数问题不大,可是一旦涉及到他自己,除了能简单的预测出凶吉,其他的就没戏了。

就跟绝多数医生一样,能医人而不能自医,也有diǎn灯下黑的道理。

“唐宁,既然大家都通过了,这事儿就这么定了。你只能投赞成票。反对无效。飞飞接回来,第一站就去你家。至于晚饭……大伙的意思呢?是出去吃还是在唐宁他们家里吃?”柳甜越来越佩服自己了。居然能想出这么好的一主意。

“我建议就在唐宁家里吃,有唐宁在的地方。别的还可以商量,吃饭,我绝对不想去外面。”大壮的这句话道出了在座所有人的心声。

“附议。”猴子是除了石头以外嘴最馋的一个。

“附议。”石头对唐宁的厨艺佩服到了骨子里,而且百吃不厌。

“附、附议。”尝过甜头的柳甜也举起了自己那双白嫩小手。

墙上的石英钟指针指向下午两diǎn半。几人出了猴子家,刚出了楼下的门洞口。唐宁忽然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,心跳也比平时快了两拍。这让他很不舒服。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。

他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,怎么回事?

左手几乎马上就插进了裤兜,一摸,兜里空空如也,该死,龟甲没带出来。

没有龟甲就爻不了卦,也就不能判断刚才那种感觉是错觉,还是真的要有事发生。

一会儿就是飞飞下车的时间,如果刚才不是错觉的话,那要发生的事情不是关于自己,而是涉及到了她?难道会跟她有关?

大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莱芜性病医院
梧州治疗性病的医院
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周日有专家吗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